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排行

澳高校教授:妖魔化中国学生将面临难以弥补的赤字

发布时间:2017-12-22 | 来源:环球时报 | 作者:李锋 | 责任编辑:闫景真

澳高校教授:妖魔化中国学生,将面临难以弥补的赤字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派记者李锋环球时报记者赵觉珵王会聪王未来何洋】微信朋友圈一直流传这样一条留学圈的“鄙视链”:去北美的鄙视去英国的,去英国的鄙视去澳洲的,去澳洲的鄙视去东南亚的,去东南亚的鄙视去港澳的。正是在这条“鄙视链”的中段,最近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近日,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及中国驻悉尼、墨尔本、珀斯、布里斯班和阿德莱德总领事馆,罕见同时在官方网站醒目位置发布安全警告,提醒中国留学生加强安全防范。间谍、殴打、歧视……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中国留学生不时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却是中国留学生第二大目的地。澳大利亚高校何时这么火了?眼下的风波会对中国留学生产生多大影响?

教育,进入“牛市”的澳第三大出口产业

小李来自山东,2010年,她从国内英语专业毕业后,赴澳攻读会计专业研究生。当时她的想法是通过留学实现移民。她在南澳大学学了两年,顺利毕业拿到学位,期间学费和生活费共计花了约50万元人民币。毕业后她准备雅思考试和会计职业评估,一年后顺利通过雅思并凑够移民分数,拿到永居身份。现在,她在墨尔本从事会计工作。


小李选择赴澳大利亚留学并不令人意外。从全球范围看,澳大利亚是仅次于美国和英国的第三大教育产业出口国,更是中国学生第二大留学目的地国(仅次于美国)。截至今年5月,中国大陆在澳留学生接近16.7万人,几乎占在澳国际留学生的1/3,其中10.7万人在高校就读,2.4万人在语言学校就读,1.1万人接受职业教育,中小学生也有1.1万。所有中国学生中,自费留学比例超过95%。

在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专刊等知名机构发布的全球大学排行榜上,澳大利亚高校表现并不突出,没有一所能进前25名。但这不意味着澳大利亚高等教育水平低,相反,虽然只有约40所高校,其中超过一半跻身世界500强,墨尔本大学、悉尼大学等“八大”院校几乎全部位列世界高校前100名。

澳大利亚每年吸纳诸多国家的留学生来学习、深造。根据澳教育局2016-2017财年报表,教育出口已经成为该国继铁矿、煤炭之后的第三大出口产业,实际总值达288亿澳元(1澳元约合5元人民币)。而在教育出口类别上,除大学、研究生早已成为留学生的热门选择外,澳大利亚小学也接受留学申请。

绝大多数留学生到澳大利亚攻读本科或研究生学位。澳大利亚学者普遍认为,澳大利亚的教育产业已经进入“牛市”,他们为本国成为第三大教育产业出口国感到骄傲。留学生的注入,为澳大利亚的经济注入一剂强心针,澳大利亚的专家曾多次发声,表示必须保证澳大利亚教育产业的繁荣是可持续的。

澳官方也看到了这一点。去年4月30日,澳政府公布《澳大利亚国际教育战略2025》《澳大利亚国际教育路线图2025》等文件,打算在未来10年大力拓展国际教育产业,其中一项重要目标是到2025年让留学生人数增至72万。

“对于澳大利亚而言,国际教育是一个重要产业。”中山大学大洋洲研究中心研究员于雷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在澳大利亚的亚洲留学生特别多,包括中国、印度、东南亚、太平洋岛国的留学生,欧美留学生很少。国际教育产业对当地经济做出的贡献非常大,中国留学生更是其中重要的贡献力量。澳大利亚几乎任何一所大学里,将近一半是中国留学生。

什么吸引了中国学生?

悉尼大学一名韩姓中国留学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澳大利亚高校在中国学生中火热,原因很多,比如澳大学入学门槛低,不需要考GRE,只要雅思或托福成绩就可以,澳八大名校在国际上很知名,对于GPA(平均学分绩点)要求低;留学是拿澳大利亚绿卡的一个途径,比如就读会计、法律等专业毕业后拿绿卡会很方便,相当于学位、身份一举两得,相比留学美国优势明显。

中国学生赴澳大利亚留学的浪潮始于2000年,2005年后中国赴澳留学生持续增长。于雷说,澳大利亚教育属于英国体系,理念先进,整体水平较高;在欧洲屡受移民浪潮冲击的情况下,澳大利亚相比之下安全条件更好。当然,不少中国学生是奔着绿卡和国籍去的。

赴澳中国留学人员数量快速增长,意外事故发生的频率也在提高。与欧美国家不同的是,澳大利亚社会存在着相当严重的种族歧视,占人口绝大多数的白人对来自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人普遍充满偏见,大学校园同样难免。

今年以来,澳大利亚发生几起较为严重的留学生被殴打事件,最近一起发生在堪培拉一个公交站,几名中国留学生被围殴。令人担忧的不止这些。今年7月开学后,墨尔本等地高校突然出现一些让中国学生不安的海报,上面用中文写着:“注意!此处禁止中国学生进入……”此后在悉尼和墨尔本高校出现的涂鸦明目张胆地称要“杀死中国人”。

雪上加霜的是,中国留学生还被澳媒体污蔑干涉高校学术自由和价值观,今年4月,有澳媒“爆料”称,在澳中国留学生在中国当局操控下从事间谍活动。一些西方媒体跟进渲染。

这些因素导致中国留学生目前在澳大利亚处境“尴尬”。实际上,当地社会才是真的尴尬,正如美国《纽约时报》20日所写:“许多澳大利亚人在讨论中国留学生、中国人在澳大利亚房地产和农业用地上的投资时比较矛盾,须知,中国留学生每年给澳高校系统注入的钱高达180亿美元。”

频频遇袭,印度在澳留学生曾一年少一半

媒体吵翻了天,但整体而言,澳高校校园里相对平静。悉尼大学的韩同学说,他在校园里没感觉出对于中国学生的歧视。“但很多外国同学来问我怎么看待最近这些事。我在商学院的同学以及就读本科的学弟学妹也比较关心,他们主修的专业中国学生很多,外国人成为少数后就会反感中国人”,韩同学说:“更多影响主要是这边华文媒体的渲染吧,很多微信公众号文章让人人心惶惶,所说内容应该是真的,但多把重点放在了‘中国留学生’这个身份上。”

《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几名中国留学生表示,目前来看,中国学生赴澳留学的意愿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毕竟当地反华和歧视现象一直存在。更重要的是,如果留学需求没变,只要入学门槛保持低层次,移民门槛不提升,当地高校还是会受中国学生欢迎的。

于雷也表示,中国学生赴澳留学的整体形势还没受到影响。事实上,中国赴澳留学生的增多对于两国人民交流是有利的。虽然经常看到澳大利亚政治人物表现出对华不友好态度,但民间的对华情感是比较好的,其中就有大量留学生的积极影响。

不过,对于当前的喧嚣,很多华人有意见。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的一名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目前的局面,不仅一些中国留学生不解,他也感到意外,以前是当地媒体和个别机构、学者在鼓噪,现在连政府也跳了出来。多数分析认为,肇因是当局在打民族主义牌,迎合民粹舆论,以获取民意支持。

担忧失去中国留学生的声音在当地同样存在。有媒体称,在堪培拉,负责监管澳38所公立大学的澳教育与培训部已经产生了担忧情绪。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首席执行官哈尼伍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警告,如果留学环境恶化,澳大利亚面临中国留学生流失的风险,“考虑到当前的因素,中国的家长们在把孩子送往澳大利亚之前会三思而后行”。但澳中关系研究院的那名学者说,由于这种情况还没有发生,澳社会也就没有感受到相应影响,因此没到反思的阶段。

实际上,安全问题带来生源流失的情况曾发生过,许多印度学生就被其同胞在澳接连遇袭事件吓跑,比如2014年印度学生在墨尔本遇袭事件。往前追溯,2008年到2010年间,在澳印度留学生遭遇一连串共152起袭击事件,特别是澳警察在调查一起袭击致死案件时不愿将种族歧视视作犯罪动机来调查,让印度媒体愤怒,印度《经济时报》打出“澳大利亚,种族主义之地”的标题。接着,仅一年间,印度留学生就减少了一半,5年后才恢复到2010年的水平。

“澳大利亚想确保其政治体系对国际影响的抵抗力,但如果它在该过程中对中国学生妖魔化,那么澳高校系统或将面临由此带来的难以弥补的赤字。”悉尼大学美籍社会学教授萨尔瓦托·巴伯恩斯18日撰文称,澳教育产业和矿业都高度依赖中国市场,公众舆论对到哪里买铁矿石和煤炭的影响微乎其微,但对留学选项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