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学分银行将成为教育与市场衔接的推手——专访国家开放大学副校长李林曙

发布时间: 2015-07-01 | 来源: 《中国远程教育》 | 作者: 闫景真 | 责任编辑: 闫景真

搭建教育与劳动力市场沟通的桥梁

记者:据悉,项目建设的重点和难点是学习成果框架和认证标准的制定。认证标准在学习成果认证、积累与转换的过程中究竟能起到什么作用?如何保证标准的公信力和权威性?

李林曙:教育市场培养出来的人才进入劳动力市场时,往往会出现就业难现象。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主要是这两个市场的培养标准没有融合。按照教育市场的培养方式,学生获得的学习成果和产生的效用与企业的需求不匹配,所以雇主不满意。这就说明教育市场和劳动力市场之间的可通性和匹配性差,如果教育市场的人才培养方案能吸纳劳动力市场的职业资格证书等培训成果,就能够让双方连接起来,实现互认,达到两个市场的人才相通。

在这个制度中,标准是核心,是教育市场和劳动力市场之间的桥梁,要使教育培养的未来劳动者能够在劳动力市场发挥更大作用,在教育市场的培养方案里,就要更多地承认并且吸纳劳动力市场需要的学习成果,体现为岗位培训、岗位积累,以及职业资格等。反过来也是一样,劳动力市场的人要提高自身的综合素质,特别是知识积淀,也要在自己职业的发展中,或岗位的继续教育中更多地吸纳学历教育的知识成果,这两方面成果才可能转换互认。但互认不是完全地替代各自的体系,是在自己的体系中能够融合另一个体系,这样不仅培养的效率提高了,培养出来的人还能够学以致用。

标准如何具有公信力和权威性呢?最重要的是由谁来制定,按照什么样的方法来制定。首先,“国家继续教育学习成果认证、积累与转换制度的研究与实践”项目是一个国家级的项目;其次,项目探索的学分银行的标准是由国家级的教育专家、学科专家、行业专家来制定的,而且有国家层面的行政统筹来确定它的权威性;最后,标准的制定、审核、维护、发布都有非常规范的程序。

记者:在国家“学分银行”制度的建设过程中,除了标准,还有哪些点是需要重点攻克的?

李林曙:除了标准的制定非常困难外,最难的是技术路径的选择。我们把国际上主要的几个体系综合起来,在这个基础上,前后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确定了“框架+标准”的技术路径。

另一个难点是我们的认识。实际上,这个团队某种意义上说是零起点,做这个项目的过程就是一个博弈和辩论的过程。刚开始围绕学分银行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一个制度还是一个制度形态等问题,我们一直争论不休。尽管有一些国外的考察成果和文章做指引,但是要形成一个国家层面的、完整的制度架构,不仅要解决所有的基础问题,包括理念、认识等问题,还要把零散的点组装成一个系统,这是一项庞大的工程。回想起来,最初争论的各种问题和方向跟现在相距甚远。让我们欣慰的是,经过近两年的努力,到现在,项目成果得到了来自社会各方的高度评价。

记者:作为一个国家级学分银行的试点项目,与之前国内其他领域或地区的学分银行实践相比,侧重点是否有所不同?

李林曙:我们国家有些地方也做了学分银行的探索,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总体上做得还不够系统,也是阶段性的,没有站在国家的高度,也没有形成一个“长治久安”的办法。

和国内的其他尝试相比,我们探索的学分银行有很多的不同,首先,这是教育部委托国家开放大学来做的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其次,核心的技术路径不同,国内没有一个机构像我们这样是紧扣“框架+标准”这个技术路径来做的;再次,我们还紧紧地把“前店后厂”绑在一起设计和运用,这点也是我们的独特之处。

依托认证服务体系推动项目落地

记者:从目前的制度设计来看,制度的落地将会依托于认证服务体系来实施推进,这个认证服务体系也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它究竟是什么样的?为什么要建这样一个认证服务体系?

李林曙:学分银行只有通过试点才能真正地建设到位,而认证服务体系是学分银行落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支点。认证服务体系是由总部、分中心、认证点三级体系构成,总部管理业务,分中心和认证点执行业务,并反馈相关信息。

我们也考察过欧盟的学分银行,由于欧盟的国度比较小,国情差异也较小,学分银行建设只需建立一个引导性的机制就可以了。相形之下,我国的学分银行是以推进全民继续教育为出发点的,既要发挥地方政府的作用,又要发挥行业的能动性,不仅量大面广,还涉及到地方管理政策和行业的条条框框,复杂程度可想而知,基于这些原因,就需要一个实实在在的服务体系,渗透到老百姓和教育培训机构中为全民提供服务。

以物流行业为例。物流联合会是由各大企业组成的,将来各个企业的员工的学习成果都可以在物流联合会认证分中心得到认证。怎么把物流联合会纳入标准的领域中呢?物流联合会认证分中心可以先向总部备案,由总部委托他们按照学习成果框架要求制定行业认证标准,经审查后入库。这样联合会就能更好地发挥统领行业继续教育的作用。而这些都是需要通过认证服务平台来做的。

鼓励各方积极参与

记者:从学习成果框架来看,它认证的学习成果包括了学历教育学习成果、非学历教育学习成果和无定式学习成果三大类,它们认证的操作方式是一样的吗?您觉得在我国目前的国情下,哪类或哪几类学习成果的认证需求最大?

李林曙:操作方式差太多了。学历教育学习成果是正规教育体系中的学习成果,如义务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等获得的毕业证书;非学历教育学习成果是指各种职业资格证书、行业证书、岗位培训证书等等;无定式学习成果分两类,一类是显性的,如竞赛奖励、技术成果、发明专利、论文等,一类是隐性的,如工作经验、生活经验等。

这三类学习成果中,学历教育学习成果的认证比较容易,非学历学习成果要被认证相对要复杂一点,最难的是对无定式学习成果的认证。国际上对无定式学习成果的认证都持谨慎态度,一般是记录学分,但不会给学历的授予。就目前来看,学历教育学习成果认证的需求是最大的,因为个人经历过传统的学历教育阶段后,更多的是在职场中学习,个人的发展深入下去就是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的关系,也是我说的劳动力市场和教育市场之间的互认和转换。

记者:学分银行的建立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各方的力量来参与建设,从目前的制度设计看,哪些机构会是学分银行最主要的合作伙伴?他们会以什么方式参与学分银行的建设或合作?

李林曙:能产生这三大类成果的任何机构和单位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参与方式以各种联盟为主,现在国开已经形成了四大联盟——高校联盟、行业联盟、企业联盟和城市联盟,联盟有盟约,各机构、高校、行业参与进来的前提是要认同并遵守盟约。

今后,国开将为联盟成员提供在线课程学习平台,而联盟成员的参与既丰富了平台教育资源,同时又逐渐提升了自身服务社会的形象,正如名校投身MOOC大潮一样,在为社会服务、推进教育公平的同时,也推广了自身的品牌。

985、211类高校也会参与进来,他们的角色更多的是资源的输出者,只是现在恐怕还难以形成主体需求。学分银行现实的主体需求主要还是学历和非学历的融通结合,集中在以职业岗位的提升为主的继续教育领域。

点击进入【国家“学分银行”制度雏形初显】专题